夏之影

喜欢睡觉,因为梦是只属于我的世界

我是全场最佳助攻(7)

“唐掌门,这种事好像不应该问我吧?”

      “不问你问谁?也罢,你不想承认就不承认吧。曾不晓世事,后而‘一问三不知’,聂怀桑,这世道改变了你多少?”

      “唐掌门,我们……不说这个了行吗?”

      “也行。我还有一个疑问,为什么我只说在姑苏找到一只水怨,你却能准确的说出是彩衣镇呢?”

      “唐掌门……”

      “你一直都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情,对吗?”

  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  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

      “……他们的目的——是唐门。”

      “唐门吗?谢谢了。”唐酒诗起身,径直走出了书房。

       唐酒诗回到房间,打开房门,发现两个小辈都在自己的房间里。见到唐酒诗进来,蓝思追和蓝景仪一齐站起身来:“酒诗姐!”

      “思追、景仪,你俩怎么会在这?”

      “酒诗姐,你只说让我们等着,也没说让我们在哪等着啊 。”

      “对啊,而且我们很担心你呀!”

       唐酒诗忍不住摸了摸两个小辈的头,“担心什么,聂怀桑不敢怎么样,我不给他来个暴力强拆就不错了。好了,现在很晚了,快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      送走了蓝思追和蓝景仪,唐酒诗坐在房间里平复着自己的心情。天啦噜!他们!真的!好帅!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了,但还是无法免疫啊!忘羡真的好甜!小双璧的脸看起来真的好软!好想揉一揉啊!不过,为什么总感觉他们很熟悉却又陌生呢?同人图看多了果然不好。休息休息,明天还得出发去金家呢。

       蓝景仪和蓝思追一大早便来到唐酒诗房门前:“酒诗姐,你起了吗?”

       “没起——你们走吧。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如果不是遇见你,我还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宗主。”

       “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。等会儿,我洗漱一下。”

       唐酒诗不断的用水往自己脸上泼,好让自己清醒一点。没事干嘛这么早叫我,蓝家的作息时间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。

       推开门,两个小辈端端正正的站在自己面前,“走了,出发去金家。”

       蓝景仪大吃一惊:“这么快?!”蓝思追虽然没说什么,但也皱了皱眉头。

       “还不是你们两个太丢人了,不就飞了一段稍微长点的距离吗,跟废了似的。所以只能坐马车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……不用跟聂宗主说一下吗?”蓝景仪做着最后的挣扎。

       “他?他巴不得我们早点走。更何况他昨晚就走了,去找他宝贝徒儿去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他还有徒弟?他徒弟是谁?”蓝景仪往唐酒诗那边凑过去。

       “诶呀!你管那么多干嘛!走走走!反正你以后就知道了!”唐酒诗把蓝景仪的头按回去,之后便自顾自的走了。

       蓝思追和蓝景仪在后面跟着,蓝景仪拉了一下蓝思追的衣角,“思追,酒诗姐那么风风火火的,完全不像个宗主啊。”

       蓝思追看了看唐酒诗,犹豫了一下,说:“酒诗姐……的确和其他宗主有些不一样。”

        “哪里是‘有些不一样’!是‘完全不一样’好吗!”蓝景仪也是第一次被一个长辈捉弄,不停的向蓝思追诉苦。哪怕上了马车也没停下来。

       “景仪,你就不怕酒诗姐知道吗?”

       “她听不到的。”蓝景仪摆了摆手。

       “景仪,你上课时是不是又没听。修仙者的感官本来就比一般人要敏锐,更何况是以暗器为基本功的唐门。酒诗姐虽然不是专修暗器的,但怎么也是唐门的掌门,想听清离她间隔不到十米的人的说话声,根本就是绰绰有余。”再说你声音也不小,普通人听清都没问题。蓝思追在心里又补了一句。

       “……酒诗姐,你是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是啊,我就是故意的。”

       蓝景仪看着这张笑眯眯的脸,心中感到无限的憋屈。

       “你真的是长辈吗?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聂怀桑的徒弟是子真哦,这个设定我借用是一位叫潇语梦蘑菇的大大,她写的文超级棒!大家都可以去看一看!

        我最近的脑洞太概都用来写作文,写文出现了瓶颈,所以这篇才更了6章的文可能要停一段时间了,不是弃文!我会在1个月之内回来的!还有,我以前说的一周一更,你们就当那是个屁话吧。

我是全场最佳助攻(6)

        等蓝景仪和蓝思追把水怨除了,已是筋疲力尽。

      “打完了?那就走吧,回云深不知处。”唐酒诗起身,拍了拍衣服。

        蓝景仪看看衣裳整齐的唐酒诗,又看看狼狈不堪的自己,顿时想翻个白眼来表示自己的心情。

      “我劝你别翻,忘机可还在这呢。”唐酒诗满不在乎的说着,“别那么惊讶,蓝家的读弟机可不止曦臣一个,而我还能读别人的心思嘞。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含光君和魏前辈呢?”

       “才注意到啊?身为蓝家人,你的观察力也是有够差的哎。”

        看着蓝景仪那副快气绝身亡的样子,唐酒诗不由得一阵好笑。

       “算了,不打趣你了,他们去客栈了。哦对,过几天我要去金家,你们一起去吗?”

       “为什么要带我们去?”蓝思追很是不解,“我们是小辈,恐怕不太好吧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又怎样咯,反正是酒诗姐带我们去的,我们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家伙。”蓝景仪一脸的无所谓。

       “景仪说的对,思追,你不来吗?”唐酒诗盯着蓝思追,生怕他不答应。废话,蓝思追要是不答应,她怎么助攻追凌?

       “我……我去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好。不过在之前,我们要先去一次聂家。”

       “为什么啊?”

       “哎呀,去了你就知道了,走走走。”唐酒诗推着蓝思追和蓝景仪。

       “现在吗?”

       “不然呢?”

       “可我们刚夜猎完啊!”

       “这彩衣镇上可只有一家客栈,你要是想听忘羡天天的话,我没意见。”

        “哈?那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这不就结了,走人。”唐酒诗踩着檀雅,一手提蓝思追,一手提着蓝景仪,直接御剑飞出了彩衣镇。不得不说,蓝家的臂力真不是盖的。

        “酒诗姐,我想我们可以自己御剑的。”蓝景咽了口唾沫,用颤抖的声音说着。

        “你们御剑太慢了。放心,已经到了,开始降落!”

        “哎?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”凉凉的风在蓝景仪的脸上肆意地吹着。

        “景仪,你叫那么大声干嘛,看思追,啥事都没有。”

        “他那叫‘啥事都没有’!脸都白了啊!”蓝景仪指着蓝思追大叫着。

        “唉,你们俩也太不经吓了,赶紧起来,丢死个人。”

         蓝景仪翻了个白眼,表示不想说话。

        折腾了一会儿,总算是到了聂家仙府。聂怀桑是怂,但门卫还是挺尽职的,不通报家主死活不让进。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,虽然很想直接玩暴力强拆,但唐酒诗还是选择了留在门口。

        不过几分钟,聂怀桑摇着把扇子悠悠地走了出来,“不知唐掌门这么晚了还来聂家是做什么?”

        “聂宗主,有些话不是可以在这说的,可否进一步说话?”

         “这是自然。”聂怀桑合上扇子,敲了敲手,一个小丫鬟跑了过来,“小芽,给这几位道友准备好房间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是。几位,请随我来。”

        蓝景仪和蓝思追看了一眼唐酒诗,唐酒诗道:“思追景仪,你俩先跟她过去,我一会儿就来。”蓝思追和蓝景仪这才跟着小芽走了。

        聂怀桑带着唐酒诗来到一间书房,关上门,“现在可以说了么?唐掌门?”

        “当然可以。我今日在姑苏找到了一只水怨。”

        “您在彩衣镇找到一只水怨关聂家何事?”

        “令我疑惑的只有一点,彩衣镇那种特殊的风水怎么能出水怨呢?你说是不是啊聂怀桑?”

我是全场最佳助攻(5)

        正当唐酒诗准备安静的看下去时,一只兔子跑了过去,然后忘羡二人就发现了唐酒诗。

        蓝家兔子怕不是成精了。

       “啊啦,是酒诗姐呀。”魏无羡毫不在意,直接起身穿好衣服,倒是蓝忘机……

        忘机你别瞪了,真的,我真的没对你家小娇妻有什么非分之想。

       “……算了,今晚我带景仪思追去夜猎,一起吗?”

       “肯定的啊!你说是不是啊蓝二哥哥?”魏无羡冲蓝忘机抛了个媚眼。

       “嗯。”伸手将怀中之人抱紧。

       “那酒诗姐,你先回去吧,我和含光君还有事要谈。”

       “知道知道,我眼睛还不想被闪瞎。”唐酒诗无奈的说着。

        时间过得极快,转眼便到了晚上,夜猎地点就在彩衣填,很快便到了。众人找了个酒馆坐下,休息片刻,“这次我们去猎什么?”魏无羡吃着菜道。

        “是你绝对拿手的水祟。”唐酒诗和魏无羡抢着菜答道。
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一定挑晚上出发?”

        “那你就去问那只水祟为什么喜欢夜晚活动啊。”唐酒诗看着帮魏无羡抢菜的蓝忘机说着。哼,有了媳妇儿不要姐。

        “吃好没?吃好就出发。”唐酒诗没好气的看着眼前秀恩爱的两人。

       “好了,咱们出发吧。”魏无羡放下筷子,拿起纸巾擦着嘴。

        众人离开酒馆,走向河边。因为水祟的缘故,河边许多店铺都关门了,仅剩一两个船家还开着门,但也是兢兢业业的。船家一听他们来除水祟,二话不说,直接把船给了他们。

        “看来这水祟也挺厉害的,以前我和江澄到云深不知处求学那段时间也来除过水祟,那时候店家可都没关门呢。思追景仪,你俩小心点啊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知道了。”蓝景仪满口答着。

        话音刚落,蓝思追和蓝景仪所坐的船就被顶出了水面。但蓝思追蓝景仪毕竟是蓝家直系弟子,很快就反应过来,御剑离开那条船。

        唐酒诗拿出檀雅,对着水面划过一刀,水面上浮出一段头发,“呵,水怨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什么是水怨?”蓝景仪一脸懵逼。哦不对,加上他身旁的蓝思追,是两脸懵逼。

        “也难怪你们没见过,毕竟蓝家很少除水祟。水怨,其实就是怨气极大的已婚女性化成的女鬼,跟走尸差不多。不过水怨只能是已婚女性,而且都是溺死的,只能在水里活动,也只能用头发攻击。讲真我平时比较喜欢叫她们水怨妇。”

        “英雄所见略同哦~”来自一只笑嬉嬉的魏无羡。

        话语间,又刺上来几束黑发。蓝景仪躲避不慎,让一束黑发给划了一下。蓝景仪“嘶”了一声,道:“天!这些黑发居然这么坚硬!”

        唐酒诗看了他一眼,丢过去一包药粉,说:“把这个撒伤口上,那些黑发不仅坚硬,还有毒。毒虽然不强,但让你疼上一天足够了。”

        蓝景仪见唐酒诗他们仍不为所动,又喊道:“为什么你们不打!”

         “小景仪,这次夜猎的目的其实是历练你们,你看思追做得多好。”唐酒诗直接坐到了湖边的房顶上,啃起瓜子来。

        魏无羡见状,也跑到唐酒诗身边,一起啃瓜子。

        蓝景仪只得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蓝忘机身上,“含光君……”

        然而蓝忘机撇了他一眼,就跟魏无羡走了。走……了……

        “你们真的是长辈吗!”

我是全场最佳助攻(4)

        此时的唐酒诗,正生无可恋的爬在清室的桌子,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云深不知处这么可怕!四千多条家规!饭菜吃得的我都要哭了!蓝家那群小辈怎么撑过来的!蓝忘机蓝曦臣你俩怎么长那高的!卯时作亥时息,你们是怎么做到的!魏无羡江澄当年是怎么撑过来的啊!

        “长姐,我能进来吗?”蓝曦臣站在门外道。

        “曦臣啊,进来吧。”蓝曦臣走进来,身后竟跟着蓝忘机。

        “忘机也来了啊。”

        “家规第四百八十六条:不得衣衫不整。”

         ……我不是把头发揉乱了有必要吗?

        看着唐酒诗一脸幽怨的把头发弄好,蓝曦臣笑着道:“好了忘机,长姐毕竟很久没回来了,用不着这么严格。长姐,去看看叔父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哦,曦臣你带个路,忘机你赶紧回去陪你的小娇妻吧。”唐酒诗冲蓝忘机挑了挑眉。

         “……”蓝忘机看着唐酒诗,最终还是把那句“不知羞”咽了下去。

        蓝曦臣带着唐酒诗拐了七八个弯,才到达蓝启仁的寝室,伸手敲门,“谁?”

        “叔父是我,我带长姐过来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酒诗你进来。曦臣你先走,我和酒诗说几句话。”

        “是。长姐,进去吧。”

        唐酒诗推门进去,刚关上门,蓝启仁就敲了下唐酒诗的脑袋,虽说是敲,但也很疼,“小丫子片子,那么多年不回家!一回家就犯了这么条家规!身上有蓝家血统,人到是一点也不像蓝家人!”

       “叔父,这怪不得我,我毕竟从小在唐门长大……”

       “你还敢顶嘴!”

       “酒诗知错,请叔父惩罚。”

       “算了,你刚回来,我就不罚你了,让思追景仪带你走走吧。”

       “谢叔父,酒诗先行告退。”说完转身离去。果然惩罚之前先认错,在古板的人身上最好用了!

        唐酒诗很快就找到正在倒立找家规的蓝思追和蓝景仪,“呦,景仪就算了,思追你怎么也会犯家规?”

        “什么叫我就算了!”蓝景仪不满的大声嚷嚷。

        “你根本就是魏无羡回归云深不知处一样!”

        “景仪,对长辈不得无礼!”

        “思追,她除了年龄,哪里像我们的长辈!”

        “没事思追,我又不介意,以后叫我‘酒诗姐’就行。哎,你俩还剩多少才抄完?”

        “就剩最后一遍了。很快就可以解放了!”

        “那正好,抄完好好休息下,姐姐带你们去夜猎!”

        “可先生说近期不让我们出去夜猎。”思追似乎有所顾虑。

        “没事,这次我把忘机和无羡也带上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好吧。”说着,两人都下来了。

        “抄完了?那快回屋休息,晚上出发。这个给你们,抹手肘和手掌那,倒立抄了那多手肯定会痛的。”说着,抛出一个药瓶。

         “谢啦!酒诗姐!哦对,找含光君和魏前辈的话可以去后山或养兔子的草地看看。”蓝景仪说完就拉着蓝思追跑了。

        跑的真快。先去草地看看吧,我还没见过忘机养的兔子呢。

        还未踏进草地,就看一群兔子跑过来,“这是怎么了?”抬眼一看,看见一个白衣男子把一个黑衣男子压在地上,心中顿时明了。

        我觉得,我可以先看一会儿再过去跟他们商量夜猎。

自寻亮点。

我是全场最佳助攻(3)

      “黄宗主这是何意?”

      “我只是想,让金凌这个孩子做家主,多少还是有点不合适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呵。”唐酒诗发出了一声轻笑。

       “唐掌门为何要笑?我说的有什么不对么?”

       “不对?不对的的地方太多了。”

       “还请唐掌门细说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就说个最直接的,敢问黄宗主,金家的未来如何,和您有什么关系么?”

       “唐掌门这是什么话,家族之间互相关心一下,难道有什么不对么?”

       “黄宗主不觉得你管的有点宽吗?”

       “话可不是这么讲的,这可是关系整个金家的未来啊。”

        “关系的是金家的未来,又不是黄家的未来,您为何如此上心?”

        “我只是在为金家的未来担忧罢了,毕竟金凌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,让一个孩子做家主,实在不是什么妥当的决定。”

        “哦?不说别的,光说这金家的一草一木,金家的行事方式,还有金家亲认的继承人的身份,我不认为还有别的人比金凌更适合做家主。黄宗主,无论怎样,金凌现在是金家的宗主,金家也还是四大家族之一。四大家族,可不是你一个小小黄家的宗主可以质疑的。”唐酒诗轻蔑的说着。

       “唐掌门为何要这么说?”

       “现在最适合当金家家主就是金凌,但你却总咬着他不放,这样的话只有两种解释:一,你想趁现在金家内部混乱,做金家家主;二,你不服气,认为金凌还只是孩子,如果你做家主会做的比他更好。这两种解释最后结果都一样:你想做金家家主。”

       “哦?有意思。我想请问,唐掌门为何一直针对黄某?”

       “针对你?你不配让我针对。”

       “唐掌门这是在挑衅我吗?”

       “这就要看你怎么认为了。”唐酒诗笑了笑,却让人感到不寒而栗。

       “唉,黄某真是搞不懂,为什么金宗主身总有能人愿意帮助他呢?不过,如果不是有这些能人来给金家助阵,金家怕是早已跌下了神坛了吧。”黄奇见说不过唐酒诗,转而攻向金凌,略带一些轻蔑的说。事实证明,黄奇的话是有效的,因为金凌握紧了拳头,缓缓低下了头。

        “如果金凌不想做好家主,那我们再怎么帮也没用;如果金凌想做好家主,不用我们帮,他也能撑起金家。我们帮他,只是因为他值得。”金凌猛地抬起了头。

        “呵,既然如此,之前的话我收回。当然,是在金宗主证明他有那个能力之后。”

        “我很就会让你收回你的话。”一直不出声的金凌终于说了话,直直的看着黄奇。

        黄奇觉得他今天一定是出现了幻觉,因为他竟然在这年仅十六岁的孩子身上,感受到了一股王者般的气场,甚至让他感到了一丝恐惧!

        出了这样的事,江澄只得提前结束了请谈会。

        唐酒诗飞快的离开了主厅,她实在不想和这些虚伪的人多待一分钟!

        “唐掌门!”回一看,竟是金凌。金凌走到唐酒诗面前,“唐掌门,您为何要帮我说话?”

        “我不是说过了吗,”唐酒诗的手,不自觉的摸着金凌的头,“你值得被这个世界善待。”一时间,金凌的眼眶红了。

        唐酒诗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,立刻把手抽了回来,“抱歉,我失礼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无妨,唐掌门可愿在十日之后来兰陵一聚?”

        “那是自然。”唐酒诗笑了笑。

        金凌眼里,唐酒诗的身影竟和记忆里那个温柔的女人重合在了一起。他回过神来,“那我便恭候唐掌门了。”金凌说完转身离去。

        唐酒诗回到房间里,展开手心,里面放着一个纸团,那是蓝曦臣在她离开前塞给她的。展开纸团:长姐,回家看看可好?

        云深不知处吗?去看看吧。

我是全场最佳助攻(2)

        不是我说,舅舅也太帅了吧!现在带着锋芒的眉眼就如此令人着迷,那他温柔的笑起来的时侯决对迷到万千少女啊!不愧是当年公子榜排名第五的人!

        唐酒诗纵然没有参加过清谈会这种大场面宴会,但她看过无数古风耽美小说啊!尤其《魔道祖师》看了几十遍以上!早就练成内心尖叫不停,表面风平浪静的绝技。

        “没想到平时不好出席的唐掌门也来了啊。”江澄向这边走来。

        “江宗主,我只是喜好清静些罢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不妨先休息下,清谈会明天才开始。”

        “就依江宗主所言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小清,带唐掌门去休息。”

        “是,唐掌门请随我来。”

        “劳烦了”

        “不会,如有需要请随时叫我。”

        “莲花坞在夏季果然是最美的啊。”房间里的唐酒诗感叹着着,天色已慢慢暗下,唐酒诗一时兴起,想去莲花池边走走。

        唐酒诗还未走到莲花池边,却远远见两个身影,竟是江澄和魏无羡!两人难得的没有吵起来,而是心平气和的谈话,凑近一听竟是在谈他们的童年往事。江澄脸上没了平日的锋芒,眉眼柔和。魏无羡也不再嬉皮笑脸的,脸上是平日里没有的认真。

         “江宗主,魏婴。”唐酒诗出声打断了两位的对话。

         “原来是唐掌门,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?”江澄先出了声

         “是关于江厌离的事。”

         “师……师姐的事?”

         “姐……姐姐的事?”二人同时出声

         “嗯,厌离私下曾来过峨眉。她跟我说,她两个弟弟,一个很要强,但‘要强’只是他保护自己的面具,他其实比谁都脆弱;另一个总是笑嬉嬉的,但他承受了他那个年纪不该有的责骂。她说,她真的很心疼你们。”两人眼中已有了泪花在闪烁。

        “她委托我,如果有一天,她也离开了,那么就把这个交给你们,”说着,拿出了一个清心银莲,“并转告你们,她爱你们”

         两人再也忍不住了,顿时失声疼哭。

         “东西和话我都带到了,我也该回房了。”唐酒诗把清心银莲交于江澄,转身离去。

        真暖心啊。 江厌离,你真不愧是全世界最好的师姐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,唐酒诗再看到江澄和魏无羡的时候,两人都像个没事人一样,仿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       “魏无羡!你再敢带着蓝湛过来秀恩爱我就放狗了!”

        “哇!师妹我们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!你竟然放狗!”

        “滚!不许叫我师妹!”

        又吵起来了,不过这样,比昨晚的气氛好上太多了。

        清谈会终于开始了。这群人真假啊,对四大家族各种奉承,脸一直微笑都要脸部僵硬了好吗,敬酒敬来敬去有意思吗,真想一扇子糊在他们脸上,唐酒诗心里不停的骂着。

        “江宗主,我有一事想问。”说话的是一个金氏附属家族的宗主,黄奇。

        “请说。”

        “我在想金凌这么小的孩子真的能做好宗主吗?江宗主,宗主这个位置可是关系着整个兰陵金氏的未来,您可不能为他是您的侄子就偏心他啊。”

        你敢质疑金凌小天使?!很好,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做绝望!

我是全场最佳助攻(1)

        魔道祖师,近年来超火的耽美小说,引得各路大神齐齐上阵续写同人文,我们亲爱的唐酒诗小朋友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       所以这是个什么情况!

        水墨画一样的屏风,檀香木的家具,床头柜上的熏香,虽然我承认很好看,但这明显不是在现代吧喂!

        系统:你好,我是你的系统,有什么需要帮助吗?

        系统?我穿了?那我现在在哪个世界里?

        系统:你现在《魔道祖师》的世界里。

        既然有系统,那我需要干什么吗?

        系统:不用,你只要好好在这生活,顺便凑几对CP就好。

        你那么好心?

        系统:我腐女。

        ……好吧我信,那能给我看一下原主的记忆吗?

         系统:当然可以。

         几分钟后,唐酒诗知道了现在自己是谁。这副身子的原主叫唐清,字酒诗,是峨眉唐门的掌门,她的字和唐酒诗的名居然是一样的。这个峨眉唐门是个很特殊的门派,它只收女修;也不像四大家族那样世袭制,只要有能力,都能当掌门;门派里女修修练的东西也有很多选择,医术、暗器等等一堆,而这个唐清,她居然全都会!这人简直逆天啊!她常用的武器是暗器、匕首、琴、剑、笛子,琴名叫清月,剑叫做檀雅,而笛子则叫木幽。峨眉唐门在峨眉山顶,居住之地名叫笑酒园,唐清居住的地方是笑酒园里最偏、却也最美的兰园。峨眉唐门虽不在四大家族之中,虽世人皆不认同,但不可否认,这个门派很强,强到可以和四大家族抗衡!而唐门没进入四大家族之中,是因为峨眉唐门是个真正的门派,同时掌主和门徒都不在意排名,否则四大家族,现在就应该是五大家族了。因为这个,连四大家族都不敢轻视峨眉唐门。

        再看看回忆,唐酒诗感觉自己被雷到了,唐清出生在蓝家!是蓝曦臣和蓝忘机的亲姐姐!因为蓝夫人是唐门中人,所以她才被送回了唐门进行修炼。

        系统,这人有点逆天啊!

        系统:而且她的性格和你一样,你可以放飞自我,我选得不错吧~

        ……你这么皮的系统我也是第一次见

        “咚咚咚”敲门声忽然响起“掌门,您醒了吗?”

        “何事?”

        “云梦江氏送来请柬,邀请您去参加清谈会,是否要去?”

        “什么时候?”

        “五日之后。”

        “跟他们说一声,我会去。”

        “是。”

        五日之后啊,就趁这段时间熟悉一下这里的地形和这具身子吧

        唐酒诗走出房门,明明是完全陌生的环境,脚却自己动了起来,就好像她非常熟悉这里样,这就是所谓身体的记忆吗?

       【不造怎么写中间,所以就当已经过了五天吧】

        五日转眼即过,这段时间里唐酒诗已经熟悉了这具身体的一切,也把笑酒园里的众人认清了。系统说的果真不错,唐清和她的性格一样,无论她怎么放飞自己,别人都觉得很正常。

        “掌门,该出发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知道了。”

        “掌门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笑得像个傻子。”

        “……闭嘴,你懂什么。”去云梦真的超兴奋好吗!能见到舅舅哎!能见到蓝大哎!还能见到金凌小天使啊!

        峨眉离云梦很近,坐上马车,没多久就到了莲花坞